Bahr:我们的赛事模型有缺陷。以下是我们的补救措施。

12日 三月 2018年 | 3 分钟读物

作者:Desert Sky Games and Comics的经营合伙人Michael Bahr

我们发现店内以亏本作收的赛事越来越多。

之前赛事采用的都是“一胜一包,外加一包参赛包”这样的奖品结构。报名费的设定方式会让赛事几乎总是可以自给自足,只有奇数的牌手人数造成局数异常的情况例外—因为轮空算是获胜,奇数牌手对我来说意味着付出成本相同,但得到的报名费收入更少。

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我们发现参赛牌手为奇数的比赛远远多于偶数的比赛时,我们脸上的讶异表情—但这只有在构组赛上才发生这种情况。这在统计上可说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肯定哪里出了错。但是哪里呢?

成功计划赛事的关键在于尽可能少做改动。但或许你的模型一直不变,但牌手的行为可能一直在变。在发现严重问题时,会发生什么事?

当我说“严重问题”时,不是说“我们的比赛时间跟临近店家撞车了。”而是指赛事模型有缺陷,比如说“我们超时九十分钟,导致员工得加班”,或是“我们的奖品内容超出预期太多,所以赔本了。”

我们的商店从吉尔伯特搬到钱德勒市后,就遇到了后面这个问题。我们的补救方式是:

1) 持续监控OP机制,确保收益为正。我们正是通过此举发现需要做出调整。

2) 找到能够同时兼顾牌手游戏体验店家利润的解决方式。改变模型有可能会吓跑现有的牌手—但如果OP不能创造利润,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3) 果断采取行动。任何改变都会带来抱怨。但在面对为了确保经济模型能够持续运作而必须做出改变时不要畏缩不前。

以下是先前发生的情况:

Linux创始人Linus Torvalds曾经说:“关注的人足够多,就可让所有问题浮现。”换句话说,与你的系统互动的人越多,你系统中的漏洞暴露得也就越快。随着空间变大,前来的牌手变多,牌手很快就发现了我们系统中的问题。

有些牌手做了一些计算。如果牌手数量是奇数,那么他们会获得轮空。如果他们在第一局获得轮空,那么他们可以退出比赛并获得两包补充包。因此,他们会等到牌手数量是偶数时,在最后一刻缴交报名费,希望能获得轮空。

有些牌手会努力争取每一分的期望值。这么作也算合理。从店铺的观点来看,如果只是个别比赛这样,倒也无伤大雅。但看到持续数周都是按照最糟糕情况的来发放奖品后,我们意识到如果不防微杜渐,雨滴终将聚积成洪。

最后,我们不得不为不同的赛事类型实施不同的奖品结构。

由于我们花费许多心力来避免轮抽组出现奇数的牌手数量,因此这一诡异状况仅在构组赛事中出现。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我们保持轮抽的奖品结构不变:参赛可得一包,然后每赢一局可再得一包。

在休闲式赛事中,“一胜一包”从牌手的第一个实际胜场开始计算(所以第一局轮空没有补充包了),后续获胜的奖品也更为丰厚。竞争等级赛事则全面取消了补充包奖品—我们换成用店铺积分来奖励成绩3–1或4–0的牌手。

这个解决方案能保持休闲式比赛的休闲性和竞争比赛的竞争性,并让店铺最终仍然能够获利。这让我们来到第三步:果断采取行动。

按照赛事类型采用不同的奖品结构或许无法让牌手一目了然,因此我们必须在宣传上下工夫。

我们在所有渠道上都发布了公告,而生效日期也设为“近期实施”。当面沟通则更费心思。我们不得不向休闲型牌手再三保证,增加奖品并不意味着胜者全赢。向竞争型牌手沟通时就容易得多,他们几乎没人反对这种向胜者倾斜的奖品曲线。

我们的参赛人数依然很多,也不断有新人露面。如果我们再遇到类似问题,我们也会采用同样的方法来解决:先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找到仍然能为该赛制的牌手提供良好游戏体验的解决方式,然后果断采取行动。

Michael是Desert Sky Games的经营合伙人,店铺位于亚利桑那州钱德勒市。他担任了四年3级裁判,拥有亚利桑那州的法学学位,并在政府医疗保健管理部门工作了七年。